三分.

他所说的“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钱钟书《围城》

隔了十几天熬了个小夜,在厕所里听见外面的蝉开始叫,不像白天的声音脱拖的很长,是急促连贯的叫声。浴室的蒸腾热气已经消散干净,从窗口进来的夜风凉飕飕的。身处城市里,抬头却好像看见一片星空,平房门口的竹躺椅上,老奶奶躺着休息,老爷爷拿着大蒲扇给她扇风,知了唱着安眠曲——
对面一幢楼还有一户亮着暖融融的黄色灯光,印象中不是第一次了,不知道这么晚了,在干什么呢?
知了声也快停啦——该休息了,对平静美好的夏夜说声晚安吧。

评论(3)
热度(1)

© 三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