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

他所说的“让她三分”,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
——钱钟书《围城》

一些关于家族的碎碎念

懒得写数学的速打产物


b站搜索TF家族,相关推荐下头有个视频,八月底发布,现在依然在顺位前几。

大致标题是

“三团预备役登场,又见十一人。”

哦,刚刚搜了一下,今天台风站又发了一个叫

“目前最全试训生科普向,这一代的11人。”


又见十一人。


这些孩子的视频在发布之后我看了一点,很优秀很棒的孩子,不怕被diss的说一句,比同龄的程程和敖叽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两代时间上的差异带来的师资问题是一个重要因素。

但是这个视频我从来没点开过。

看到这行字,会很难受。

像心脏被攥住,透不过气的难受。


4

12

5

10

11

13



5


然后,又是一轮11。


我是在12子那个时候被拉进坑的,后来补了台风大事记,(还是大事件?)算是把四子的时代补完了。

当然,少年狗的时候师弟部分略尬被我跳过了(我错过了什么)

一推应该是曹甜甜吧

特别特别特别喜欢这个元气满满的孩子

干净又快乐

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这样的人。

后来是都知道的,那一年冬天。

甜甜很久不在镜头前出现,也渐渐失了对所有人的关注。

完颜团时期被亚轩拉着在坑里呆了一段时间,live stage过了一段时间后也很少关注了,五练会看,但是focus亚轩比较多。


快本。

虽然看的时间比播出已经差了有几星期了,但是依然很开心。

一直很喜欢家族的传承感,从天宇兄弟那时候就是。所以看到曾经的小豆丁站在和师兄一样的舞台上,不高兴是假的。

虽然全程盯轩,奈何没啥镜头。

然后盯上了一个可爱的孩子。

我的达达。

被问想成为什么样的型男,孩子想了想就说了吴尊老师。

我还感叹了一下这孩子心直口快啊,打个太极都不会。

事实上这的确和“你的rap要加油”一起被某些人看做黑点。

不过当时笑得很大声就是了emm

很喜欢这个傻大个孩子。


当然了,后面依然是熟悉的剧情,我又呆了一会就出坑去啃别的粮了。

哦,冬季运动会和第二人生两天一夜都有看。


断断续续磕着粮,还有被朋友高兴的“放粮了!!”的欢呼里补了点日常,艰难地在人堆里认人。

偏生那是最后一个一大堆人的视频了。


719那天,我依然只是把十几个孩子看成墙头。

空间和微博很多人转了消息和图片。

朋友疯狂diss狗屠,于是我也一起diss。

废话,就算没那么喜欢,狗屠的狗也是真的。

挺难受,但也就是难受吧。


官宣那天,似乎是八号吧。没关注官博,只是盯着官博的关注列表看了一会。

我很难说我有什么很偏激的情绪。但是看到后面放出来的TYT日常,忽然少了好多人。

这段时间以循环两天wake up后告终。


祖师爷演唱会在即,高高兴兴地翻了家族的b站。想起之前死心塌地的宏源,看了几期狗。

后面坐着航航,小程和小逸。

突然很想看看孩子们的视频。

于是看了夏季运动会。

然后神奇的是,被一个弹幕拖进cp坑。

达鑫。

什么弹幕就不说了,自己记得也不清楚。

不知为何,对阿程也就是更喜欢了些,看着长大的小孩,总归有些感慨。

但是突然对达达死心塌地了。

花了差不多一个星期补了很多视频,是开学前夕所以没办法补更多。

渐渐彻底饭上达达和家族。

我是一个很喜欢团感和家族感的人,所以草圈里只担王源但是对于组合视频会疯狂尖叫和大笑,会在达达的个人里疯狂刷弹幕也会在每个视频结尾跟个几遍“台风台风,席卷全球”

开开心心看完,然后忽然想起

哦,只剩五个了。

或者说四个?

于是在和某人的小窗里疯狂diss狗屠和一切相关。

当然,没有diss孩子,孩子是好孩子。


我自认是个爱磕cp的人,十子里吃的第一对是马达(其实是达祺,听着好听),然后入了达鑫,被朋友带着吃点七折,还有完颜团磕过的逸轩。

真巧,刚好全拆了。

他们再也不会用那样的眼神互相看着,或许天各一方,或许再难相见。

好多孩子或许会像当初十二子里消失的孩子一样,逐渐的出了我们的眼前,在某一天和少主一样,忽然江湖不见。

看完了阿姨之歌的合集,除了第一版外,只有程程,从开始跳到了最后。

这个孩子,迎来送往。

他长大了好多啊。

我记得很早的时候,我还习惯叫他小甜豆或者程程,如今和别人说起喜欢叫程哥或者老丁

到现在还会对着三爷叫敖叽。

我也没想到,超生有一天成了绝唱。

我甚至直到最后,才想起去听听整首歌,才发现还有一段rap,一直少了一段舞。

达达还想给程程明年的生日编个舞。

“等我明年厉害点了,给你编个舞,行不”

“你编不来的话我帮你编”

弹幕刷了很大一片

“明年也要继续在一起呀!”

我跟着刷了一句。

当时已经开学了,距离TYT官宣接近一个月。


达达膝盖的伤不知道怎么样了,很担心很担心。

之前翻微博,最近一条是八月12号。

我等了很久很久,到发了新的那条,我对着屏幕看了很久。

后来,也是不远的时候,教师节。

再然后,是昨天的奶茶测评。

看到那张很大很大的自拍,我甚至依然没有反应过来。

看了好几遍ID后,我没绷住流了眼泪。

大半个月的担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少主那件事的阴影太大了。

我记得当初在被子里哭了一晚的情景。

对所有可能的辞别感到恐惧。

幸好他还在。

可是他,还有六个孩子,还能留多久呢

我依然不敢想这个问题。


说了很多,发现自己依然很语无伦次。

我能确定的是,三团我不敢粉下去了。

我也不想去考虑,十二子里剩下的孩子,以后还能见到几面。

三爷,达达,贝贝,公子他们

又能再见几次。


或许能看着他们的视频开心地笑一会已经很不错了。


三团的11个孩子,他们大概会走一样的路

会有一个或者几个孩子看完一批批人的来去

会有几个孩子去别的地方

会有几个孩子突然消失不见

他们会吸到粉丝,会有真心爱他们的人

人数依然会不断变化,直到成为下一代出道组合。


很奇怪,我是个对传承有执念的人

我不希望家族以这种形式传承下去

很痛苦。


成人的利益场,能不能离这些干净的孩子远一些

暂时,远一些

让他们好好长大,磨砺到某一天,和师兄一样,以单纯坚定的样子迈进未知的时间,而不是用身体和心灵的伤痛,换一个王冠。


对于TYT

你们要名扬万里

你们要不辜负所有人的梦想。







写给自己发泄点负能的产物。

tag随手打的,也不知道对不对


评论(5)
热度(11)

© 三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