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很美

不知名乱炖lo主,主红尘all凯√

别人520在秀恩爱和谴责秀恩爱
我就不一样了
我在首页疯狂刷新等粮。
两个小朋友六周年快乐!💙❤️💜

论知名棒球天团如何带孩子

团向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惊喜?”

门铃响了几下,看起来结实厚重的木门被打开,一只不明生物动作行云流水不带停顿地扑来。

于是尹柯多了一个腿部挂件。

沙发上的俩人一脸贼笑,幸灾乐祸的嘴角还掺了些劫后余生的喜悦。

……怎么看都是上了贼船的样子。尹柯有点绝望。

幼儿园的小孩子可谓活力无限,在沙发上蹦蹦跳跳从这头扑到那头,厚厚的布料和海绵垫下的弹簧嘎吱嘎吱地响,班小松投了一个同情的眼光给沙发:兄弟,挺住啊。邬童靠在沙发后面无奈地耸肩。“所以,陶西被球砸了一下就进了医院,丢了个烂摊子……不是,熊孩子给我们?”喜静的尹柯被吵的有些头疼,好不容易翻窗出来还得带孩子,就问你惨不惨。

“果果实在太可怕了!我和邬童差点没被她折腾死!”班小松后怕地拍了拍胸口,从那惊天的白眼中就能看出果果把同样活泼好动的班小松折腾得有多惨烈。

“还不是你!”邬童一掌下去雷霆万钧,狠狠拍在班小松背上,“你说你没事答应陶西干嘛!”

“我这不是为了,让陶老师答应我们做教练嘛……”班小松缩了缩肩膀,自知理亏地小声反驳。

“行了,你们两个……”

“小童子,小松子,小柯子,我饿了要吃饭!”

“小童子???”邬童长这么大还没被这么称呼过,眉毛一横眼睛一瞪眼看就要发作。

“诶诶,行了,我俩和你不是差不多待遇嘛。”小松拍了拍邬童的肩膀,并没有什么实质作用地安慰道。

“是啊邬大少爷,就别和小孩子怄气了,我也饿,赶紧做饭咯。”尹柯笑得一脸人畜无害,嘴角梨涡微陷,邬童内心飘过班小松对着他常小声重复的“心平气和”,深呼吸几下,瞪了一眼尹柯,乖乖地进了厨房。班小松和尹柯相视一笑,跟着头顶仿佛顶着乌云的“大少爷”进厨房。



“。。你们会做牛排吗?”班小松戳着覆盖保鲜膜的新鲜牛肉,嘴角上扬仿佛已经看到鲜嫩多汁的牛排,然而邬童一句话浇了他满头冷水。

“这个。。我爸常说不会的要敢于尝试。。多搞搞就会了嘛。”

“得了吧,我看这样做出来的东西和邬童的小蛋糕一样,毒死一片人。”尹柯耸耸肩,从冰箱里拿出装饰用的蔬菜。

“嘿尹柯你……”

“叮咚——”

眼看邬童马上就要骂人,一阵门铃适时地截断了他的话。

“安主任?”

“怎么是你们啊?我还以为是白老师呢。”安谧有些出乎意料地看着门前的三人。

“还不是班小松——嘶尹柯你……”邬童一肚子气刚没处撒又被尹柯狠掐了一把腰,疼得皱眉的同时瞪了一眼尹柯,却也很识时务地住了口。

“安主任……您家里有菜谱吗?”尹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笑着发问。

“有,我一会给你们拿来,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把果果带走。”班小松把看着电视的果果抱过来塞在安谧怀里,“我们要做饭不太方便照顾她。”

“班小松这个时候倒是挺聪明的。”尹柯笑笑。

“?”邬童不明所以。

“待会可能厨房会炸,伤到果果就不好了。”尹柯一本正经地向邬童胡说八道,把他吓得不轻。

三分钟后,玩家[邬童][班小松][尹柯]获得NPC[手艺很不靠谱的安谧]的菜谱×1,赠送出NPC[天翻地覆宇宙第一熊孩子果果]。

警报,警报,玩家[班小松]触发[锅子着火]事件。

“啊!!!这玩意怎么着了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班小松表情夸张地跳开,望着火焰窜天的平底锅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亏你爸妈是开饭馆的,你居然能把锅点着!”邬童捂着差点被烧掉的秀丽的睫毛【bushi】一脸嫌弃地看着班小松,“你是不是油放多了啊!”

“菜谱上写个适量我怎么知道要放多少!!!”

“行了你俩,再吵下去房子该着了。”研究着菜谱的尹柯把锅盖用力扣在锅子上,顷刻间满屋的火光消失了,“锅子着火了用锅盖盖灭都不知道,你的初中化学老师要来打你了。”

“我想……尹柯大学霸,现在该担心的不是这个……”邬童用食指和中指拎起锅盖,“这个牛排……”

“应该能吃吧……我爸说不能浪费粮食……”

“如果全黑的牛排能吃的话还要邬童的小蛋糕干嘛……”

“反正我点了那么久的外卖就没见过这样的牛排……等等我的小蛋糕又招你惹你了???”

“小松……给你吧,你不是很喜欢吃肉吗?”

“我试试……吧。”

班小松一脸视死如归地用筷子夹起牛排咬了一口……

“……怎么样?”

“…………”

最怕气氛突然安静。

“……呕!”

“诶小松!你怎么了小松!!振作点!120!!快打120!!!”

……

然后班小松和陶西就成了医院的邻床。

邬童尹柯一人一张床帮着削苹果。

“……我可谢谢你们把果果送走了。”

“……不客气。”邬童尹柯两人回答道。

班小松已经在病床上躺尸不想说话了。

真是完美的结局呢。

意外①

#更新时间不定
#准高中生还没写完作业
#勿上升


“xxKTV,速度,哥们!!”

一阵忙音。

“……?”易烊千玺还保持着手握电话在耳边的姿势,莫名其妙地看了看通话记录,是王源没错啊,刚刚那是谁……声音咋还有点耳熟呢?他抬头看了眼电视,是某部电影的采访,发小王源发言完毕,将话筒递给旁边一位英气逼人的男演员——

得,这下知道为什么耳熟了。

当红偶像全能艺人——王俊凯。

和几位大明星包下的包厢仅有一门之隔。易烊千玺深吸一口气推开厚重的隔音门,瞬间就被某位王姓明星撕心裂肺的吼声吓得差点摔上门跑路。

“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要不要来————~”我这可不是来了么。。

不得不说易烊千玺非常佩服这位歌手的嗓音,可是这蜜汁尾音是怎么个回事……KTV里灯光昏暗,照到王俊凯脸上时,清晰地映出满脸红晕。喔,喝醉了。目光一转看到角落里的王源耸耸肩,无奈地指向王俊凯脚底稀巴烂的手机。

……大概知道是怎么个回事了。

在不起眼的地方坐下,《意外》在结尾处被切掉,不知道多少寸反正很大的屏幕上突然跳出一个巨大的公鸡脸,随即是震耳欲聋的鸡叫——

“喔喔喔————!!!”

“我fxxk谁闹钟这么响!!!”易烊千玺从床上蹦起来差点没滚下床。手机在床头柜上疯狂震动险些就要从床头柜掉下来。伸手关闭闹钟,揉了揉脑袋。王俊凯是谁啊……王源和这家伙……认识?

“哟,咱们的睡美人起床了啊。”随着门被推开,飘进来的是听了二十年依旧非常欠扁的嗓音——王源。脑海里乱乱的满是刚刚的梦境,也无心再去纠结睡美人这个称呼,看着王源发问:“王俊凯是谁啊?”王源眉头跳了一下,漫不经心地看着手机回答:“喔,以前合作过的,前段时间说退出娱乐圈了,可惜喔,娱乐界冉冉上升的新星哟……”王源骨节分明的手横拿着手机,估计又是在肝什么抽卡游戏,明明非的不行。看他的神情,似乎是在评论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可易烊千玺和王源认识多久,他又何其聪明。纵使王源捧过无数奖杯,他还是从王源的眉眼间里捕捉到了一丝不自然。王源和王俊凯……真的仅仅是合作过的关系?刚刚那个梦,没有经历过,却……

“好了,今天该出院了吧,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别让本明星又推几个通告陪你。”王源适时出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他把手机揣进兜里,脸黑的不行,估计又抽到了什么没啥用的东西。

“说的像你有多喜欢那堆通告一样。”易烊千玺麻利地翻身下床,把零散挂着的几件衣服从窗前取了下来塞进行李箱。——王俊凯什么的,暂且不管,就当是个无关紧要的梦吧,自己也实在忍受够了医院开着空气净化器仍消不掉的刺鼻味道。













“他……今天问我了,王俊凯是谁。”

“……”

“放心,我没说什么。”

“……好。”

“忘记我……也好。”

我不想,再伤害他了。








本来结局都想好了可是。。突然不不知道怎么写了orz坑先挖了,要是这几天来得及写完作业应该会开个车吧。

Once.:

你还应该去过世界各地和你的兄弟们一起,留下很厉害的痕迹。并一直为你自己,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感受幸福而努力。这一点,请深信不疑。――17岁的Jackson Yee

让我们祝易烊千玺幸福。

你们都会幸福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十年后。
希望那些肮脏的,阴暗的,扭曲的,恶毒的你们都不用再经历,一直走在阳光里,走向十年后的自己。

慢食堂:

瘦身餐【蒜香蜜汁鸡胸肉】做法看这里!

一个画图师傅_:

每天都要工作,周末才得了一点空闲时间。
最近为了能穿上买小一号的衣服,每天都在做瘦身训练。以后的菜都应该是瘦身餐了,想减脂增肌的小伙伴快看过来。

蒜香蜜汁鸡胸肉

食材:
鸡胸肉 1块 大蒜2瓣 蜂蜜1勺 盐半勺 黑胡椒适量 橄榄油2勺 生粉1勺 生抽1勺
做法:
1 鸡胸肉切成两片或三片
2 均匀地撒上盐和黑胡椒
3 加入蜂蜜 油 蒜末 生粉
4 用双手按摩鸡胸肉,腌制一晚
5 锅中倒入一勺橄榄油
6 将鸡胸肉和酱汁一起倒入锅中,盖上锅盖小火慢煎
7 煎至金黄翻面,再次盖上锅盖
8 煎熟后盛出

瞎搞系列,梧桐一棵。

风和日丽的一天,远隔地球1AU的耀眼的太阳正直射在北纬23.26度线上。光线透过清晨的雾气产生了丁达尔效应,形成缕缕金色光线照在邬童的脸颊上。他牵动脸上的6块肌肉绽放出笑容,看着远处奔跑而来的尹柯因为快速摆动腿部使空气流速变大压强变小带动了一片片树叶,用v=v0+at计算着尹柯的速度并担心他不要平地摔倒。邬童抬起肱二头肌抱住了尹柯,闻着他脖颈间的柠檬味汰渍洗衣液发出的香气开口:“今日阳光甚好,朕心甚悦,若柯妃今日得来侍寝,必是佳人美景,一夜春宵。”
“宵你mmp。”
正当两人恩爱得难舍难分,某不知名松奔跑而来环住尹柯的肩膀笑吟吟地开口:“What a nice day!”正当这时,三人均嗅到了来自邬童的由CH3COOH加水飘散而成的味道,吓得小松松开了手。
“呵,单身狗,敢来本王面前班门弄斧?”
“邬童你不是人!把我单纯可爱的小柯柯还来!”班小松义正言辞的样子,让人仿佛看到BC209年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而他喊的不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而是“单身狗岂无权乎?”
尹柯邬童:“善。”
班小松“……”

隔日,班小松只见邬童,不见尹柯。实乃好奇,却不想邬童掏出一瓶无色液体,并神秘兮兮地凑到面前“这个香,你闻闻。”小松不疑有他,乃凑近一闻,顿时感受到NH3的酸爽气味直冲脑门,仿佛一大缸的铵根离子和NaOH在被研磨。
“尹柯运动过度,要休息,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我就把这个倒进你书包里。”
由黑色色素产生的纯黑的虹膜中的瞳孔紧紧盯着班小松,他不禁颤抖两下,视线投回班主任打开的由红绿蓝光混合组成的五颜六色的电视屏幕。
窗外的光线因直线传播被阻挡在窗帘外,偶有几丝光线透过小孔形成太阳的像投射在地上。
又是美好的一天。


















美好个屁。
尹柯捂着腰,问候了邬童祖宗十八代。

慢食堂:

阿倩呀倩倩:

咸奶盖冰抹茶拿铁的做法如下:
①250ml牛奶+9g糖+3g抹茶粉,混合后开小火并用搅拌棒搅拌至完全融合,稍放凉以后放入冰箱冷藏。
②冷藏一段时间后,可以开始制作奶盖,90ml淡奶油+5g糖+一小撮盐,用单头打蛋器打至浓稠即可。
③在杯子里放入冰块,倒入抹茶拿铁,再倒入奶盖,撒一些抹茶粉装饰。完成啦~

火羊哥哥: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玩具卡的夹克衫:

背景音咋有 别抱千玺?

龙鳞:

亻尔:

散半里的步:

是有这么回事儿?

小凯偶遇千玺?

然后搂了胖虎?

后续呢?

断在这里是闹哪?




无念

不是每一个欢脱的故事都有一个欢脱的结尾/易烊千玺视角
520贺文
前文见主页。
觉得520发刀子不太好,但是谁让我只想码这篇。
就要这个点发,嘻嘻。
520快乐,希望两个孩子不像文里那样离开,永远在一起好啦💙❤️

我叫易烊千玺。
对,就是那个,已经退出TFBOYS的
易烊千玺。

我和王俊凯在一起六年。从组合风头最盛的四周年,一直走到最辉煌的十年演唱会。
我很爱他,毋庸置疑。
王源儿那家伙,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存一手机我俩的虐狗照,举在我俩面前血泪控诉。
当然,结果是惨烈的。他被王俊凯和我十指相扣的手瞎掉了一双明媚的狗眼,啊不,天龙眼。虽然再之后的结果是——
我给亲爱的源儿哥悄咪咪买根烤肠赔罪,他很高兴,然而王俊凯很气愤,以至于我一整天的戏都得捂着腰拍。
“我觉得这样能更好地体会人物感情。”我顶着一副被粉丝称为入党脸的正直表情和导演这般解释,一众剧组人员不明所以。
噗,还真是回忆一下就会不自觉嘴角上扬的情节。

八年相安无事,一夜全部崩盘。
仅仅因为那一时情难自禁的亲吻。
能怨恨那些狗仔队什么呢?也算是他们的工作了。可是仅因为那几张模糊的照片
他们毁了多少人呢?

我记得王源在练习室疯了一般指责我们。
可能的确是气到不行,骂骂咧咧一长串把一辈子学过的所有脏话一股脑倒出来,说着说着就冒出几句重庆方言也毫无自知。
外人可能以为这是多少年的仇人,苦大仇深的样子简直拆楼都不过分。
可是我抬着头,分明看到了他眼底闪烁不明的情绪。
心疼?着急?绝望?
可能都有点。
余光看见王俊凯低着头,总是上翘的眼角半耷拉着。
那曾经骄傲得不可一世的王俊凯,如今这般脆弱而令人心疼。
身旁的墙上斜靠着一把断了线的吉他,指板上刻着几个斜体的白色字母
karry。
那是他的梦想啊。
我垂下眼,任凭好些时间没打理的刘海遮住眼睛,指甲不知不觉嵌入掌心。

我坐在候机室的长椅上,指尖在手机屏幕上上下滑动。过不久大概就会有我退出组合的消息。内心仍然在唾弃自己。
易烊千玺,你在期待什么?
凌晨三四点,空荡无人的机场只回荡隐隐约约的飞机起降声。
手摸索到背包里,习惯性地扯出缠绕着的耳机线,忽然发现某个位置空荡荡的。
啊,轻松熊忘了拿了。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人会在意吧。
指尖挑开白色的细线,绕在一起始终解不开来。
啧。

再回来已经是两年后了。
望着没变多少的公司,生出一种久违的归属感。
什么时候,把这里当做家了呢?
鬼使神差拿出换了号码的手机,通讯录里静静躺着唯一一个号码,头像上王俊凯无比滑稽的睡颜,又想起因为某人生日发了黑照,被按在床上挠痒痒,眼角挂着笑出的眼泪,喊着“大哥我错了”,却在身上人松开手后狡黠地摸了一把他的胸口,跑进浴室,关门前看着王俊凯通红的耳尖,靠在洁白的瓷砖上忍着笑声。
真是令人怀念啊。
指尖微动,触到小小的按钮,正在拨号的界面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屏幕上。
不算好听的铃声过后,是意料之内的女声。内心默默吐槽王俊凯两年不见怎么品味low这么多,却又锲而不舍似的又拨出号码。
“嘟——”
我愣了愣。
电话通了。
“王俊凯。”
我克制着自己,尽力不让声音沾染太多颤抖。
“我在公司楼下。”
鬼使神差地说出这句话,像是习惯使然。听筒里的声音已经消失,想必是已经跑下楼来。
恍惚间觉得这一幕很眼熟。

“喂千玺——我好无聊啊好久没见你啦,拉筋好累喔。。要易易亲亲抱抱~”
因为工作原因分开两地很久,电话一接通便是某只大猫的撒娇。我眨眨眼,懵懂的心脏费力地想感受清楚心里泛起的点点欣喜,和那一点可以称作感动的东西。
“王俊凯,我在公司楼下。”
“真哒!”话音未落就听见王俊凯换上鞋哒哒跑下楼的声音,觉得有些好笑,挂断电话,抬头就看见他向自己扑来。

只记得那天之后,网上多的是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兄弟感情深厚的新闻,和那一张紧紧相拥的照片,并没有人想到别的什么,最多只是沦为红往er们的yy材料。

不由得浑身一震。
现在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
已经不是那时候的王俊凯和易烊千玺了。
我转身跑进对面的小巷子,脚步仓皇而凌乱。
转身便是王俊凯急切地冲出大楼的样子,一遍遍喊着我的名字,眼里是从未见过的无助。
胸口像是被什么划开,心脏被揪出来压在地上蹂躏。
远方传来的细小哭声被风刮进耳朵,一遍遍回响。
疼。
心好疼。

后来王源找到了我。
细节已经记不清,也无力记清。
只是记得,他问我
你还爱他吗?
爱吗?
怎么会不爱?
我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难以言说的感情拌着自责涌上来,堵住被苦涩咖啡浸润过却依然干涩的喉咙。
“我明白了。”
他说。

后来我还是告诉了王源我的计划。
于是在机场,意外又不意外地看到王俊凯和王源。王俊凯的脸上带着些不耐烦,显然是被王源瞎搞了个理由拉来的。
他的视线兜兜转转向我的方向投来,我有些慌张地别开了脸。
登机的通知响起,我缓缓走向登机口,想回头再看看他,却知道我不能。
用很俗套的话来讲,我怕我回头,就走不了了。
于是又离开了。
像两年前凌晨的不辞而别,像几天前慌忙的躲藏。

靠在舒适的椅背上,手机亮了又暗,王俊凯明媚的笑意跟着屏幕明明灭灭。
飞机广播适时地响起关闭手机的通知,触到关机键,却横然生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心脏剧烈地跳动,像极了当年王俊凯告白时,慌张却又坚定的自己。

编辑好的短信前,小圆圈慢慢转着,显示正在发送。空姐带着得体的笑容走来,温柔地提醒。
长按锁屏键关机。翁地一声响,手机陷入了休眠。
有没有发出去呢?我对着屏幕里的自己笑了笑。
算了,也没关系了。
我拔出手机卡,干脆地掰断。
脚旁的垃圾桶发出叮铃一声响。


















机场。
王俊凯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擦擦眼角打开手机,最新消息提醒赫然显示着这样一句话。
“王俊凯。”









“我爱你。”